铁松:
       出门因在行进中,未得家中一信,甚念!你学校的通知到了么?何时入校?望你告诉我!
       到陕即催促前进,西安行营说到太原就可补充,到潼关等部队过河及孙军长来陕,又被催得要死,到了此地,乃仍一无所有。阎的新炮新枪均运到后方去。晋军则望风而逃,十五万人现只两三万,余均把枪带回家了。这种残余军阀的可恶,真正是太无人心,枉然了。
       我们奉命增加娘子关方面,受孙连仲指挥。娘子关一带是山地,倒还可守。不过川军的枪等于零,重轻机枪均土造,不能连发,没奈何只有以血肉去与敌人机械化的部队机炮火碰。结果之如何,不问可知了。
       平汉线方面已退到彰德,整个的河北已入敌手,从石家庄到彰德沿途都有道路可以进入晋南,以威胁太原。太原有失,娘子关更极暴露。最后的退路尚不知在何所?前途茫茫,也不顾再焦了。[详细]
  •        赵渭滨(1894-1938年),字象贤,1894年生于成都新都。1914年毕业于四川陆军军官学堂第2期。抗战爆发时,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军122师少将参谋长。“七七事变”后北上抗日。1937年10月24日,在太原给儿子写了有关战场的感受及对时局判断的家书。1938年初,赵渭滨随王铭章奉调由山西转赴山东前线。3月初,王铭章奉命固守滕县。3月17日下午,日军占领滕县南面城墙和东关。至下午5时许,王铭章率部突围不成,从城西北角登上城墙继续指挥作战,这时日军已占领西门城楼,继续向前迫进。
           在此紧急情况下,王铭章和赵渭滨及其他随从利用城墙上的电线缝溜出,准备到火车站去指挥布置在那里的124师372旅继续与敌人搏斗,不料刚走到西关外电灯厂附近,即被西门城楼之日军发现,一阵机枪扫射,赵渭滨中弹倒入城壤,当即牺牲。赵渭滨的遗骸最终在滕县就地安葬。
  • 制作单位:淄博文明网   广州文明网
    淄博文明网   广州文明网版权所有